1. <track id="6woqr"></track>
    <table id="6woqr"><noscript id="6woqr"></noscript></table>
    <pre id="6woqr"><label id="6woqr"><menu id="6woqr"></menu></label></pre>
  2. 您当前的位置:延吉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体育新闻 > 正文

    陈露:花滑男子女子项目都在不断突破极限

    2021-10-27  标签: 来源:中国新闻网
      陈露 花滑男子女子项目都在不断突破极限

      10月26日,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100天。中国花样滑冰集训队日前集结意大利都灵,为接下来的2021国际滑联大奖赛备战。作为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委员,陈露持续关注着运动员们目前的状态。

      陈露是我国冰上项目的开拓者、中国第一位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陈露透露,由于疫情,集训队已有一年多未参加比赛,目前正通过积极参加每一站奥运会热身赛,迅速进入竞技状态。

      谈 冬奥准备

      进入状态需要一定时间铺垫

      新京报:作为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委员,你了解到的咱们运动员的准备情况如何?

      陈露:现在是在奥运会热身赛期间,10月17日我国花样滑冰集训队运动员抵达意大利备战2021国际滑联大奖赛意大利站的比赛。疫情出现后,不光是我国选手,全世界运动员都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所有的训练计划被打乱,比赛被取消,这种情况下的准备是很不理想的。所以今年想尽一切办法,让运动员们参加每一站的热身赛,进入比赛状态。

      前几天,运动员们也参加了在首体举行的亚洲花样滑冰公开赛,应该说还不是特别理想。这也可以理解,暂停参加比赛一年多,赛季第一场没进入状态,需要一些时间铺垫。

      新京报:你对于明年冬奥会我们花样滑冰的成绩有怎样的期待?

      陈露:双人花滑具备夺金实力,男子单人也非常有竞争力。女子单人项目可能还要在几个运动员中来选择,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名额。每个孩子都各有各的特点,还是要看到时候谁的状态更好。

      谈 花滑现状

      北京冬奥会双人花滑有望冲金

      新京报: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上,你以一曲《梁祝》获得“冰上蝴蝶”的美誉。在你看来,花样滑冰运动在这些年有哪些发展?

      陈露:花样滑冰这项运动的变化发展还是很大的。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之后,打分系统有了很大变化,规则变化促使运动员的技术有所发展。现在,女子单人滑也进入“四周时代”,可以与男子项目同场竞技。

      这里我不得不多说一句,我国的花滑男单运动员金博洋是第一个在一套节目中完成四个四周跳的选手。这一跳震惊世界,也使更多选手放开胆子、打破思想上的局限——原来人类是可以做到这个难度的。我们也看到,花滑男子、女子项目都在不断突破极限,尝试四周半,或者连续五个四周的跳跃。

      新京报:说到花样滑冰,很多观众会想到国外选手羽生结弦,你认为他有哪些值得我国运动员学习的地方吗?

      陈露:我觉得不管是技术能力还是艺术表现力,他在他的年龄段已经算得上炉火纯青。当然从技术难度来说,目前美籍华裔选手陈巍难度更高,但我觉得羽生结弦最让人敬佩的是他那种不服输的精神。

      他是花样滑冰史上“超级全满贯”第一人,完全可以功成名就地退役了,但他还要继续练,冲击四周半的难度,当然至今还没有成功。我记得有一次赛后表演他做了,虽然失败了,但全场报以热烈掌声。“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奥林匹克精神都充分在他身上体现出来。

      新京报:我国花滑运动员有什么自己的特点?

      陈露:其实每个项目不太一样。

      像隋文静、韩聪是我们国家现在成绩最好的花滑运动员,拿过世界冠军,在10月15日刚刚结束的2021亚洲花样滑冰公开赛上也拿下冠军。我可以说是看着他们俩长大的,一步步走来特别不容易。因为从身体条件来讲,他们并不是特别完美、优秀的选手,但是他们两个在一块儿很协调,这是优势。在花滑圈里,隋文静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双人滑的女孩真的要胆子大,敢做动作,扔出去要是一摔,很恐怖的。我觉得任何一个运动员尤其是优秀运动员,真的都是拼出来的。

      从他们的大赛经验、艺术表现力以及整体配合来看,这次北京冬奥会双人花滑,他们冲金的希望还是非常大的。

      谈 人才培养

      一线运动员培养需要周期

      新京报:你曾经说过,冰上运动更要早一点从娃娃抓起,这是为什么?

      陈露:是的,尤其花样滑冰和冰球这两个项目,一定是4-6岁开始比较合适,要培养冰上的感觉,然后再自如地做动作,需要时间成本。尤其女子选手发育早,职业生涯结束得也早,一般在十二三岁已经上世青赛,可以看出能力和未来潜力,16岁有的选手就参加成年人比赛拿世界冠军。

      新京报:这些年你也一直在做冰上人才培养,你觉得我国目前的人才储备情况如何?

      陈露:从一线运动员来讲,还不是特别乐观。尽管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太多了,全国等级测试,每一站基本上都是一两千人参加,但是毕竟时间还太短。竞技体育真的一点儿捷径都走不了,人才培养有一定周期性,没个十年八年根本达不到。

      时间成本外,经济成本也是一个重要情况。比如运营一个冰场,成本就非常高,每天运营成本几万元,如果停止制冷休息两天,再次制冰10万元打底。这也限制了冰上运动的进一步推广,没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地域很难开展。有人常说冰雪运动是贵族运动,培养一个职业运动员,滑冰、教练、服装、器材花费都不少。

      谈 冰雪教育

      尽量帮助欠发达地区孩子增加对冰雪运动认知

      新京报:你小时候上体育课滑冰是什么样的?对比现在又有什么变化?

      陈露:东北是冰雪运动开展最好、最早的地域。我们小时候冬天体育课就在室外操场,非常冷,冰面没有这么干净,器材也没有这么专业和全面。因为老摔,很多孩子裤子上都是补丁。现在,很多学校的老师以及俱乐部教练都来自专业院校毕业的体育老师和国家队的退役运动员。

      新京报:在冰雪运动推广和进校园方面,北方城市有气候优势,但我们也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南方城市在开展冰雪项目学习或培训,你怎样看待这种变化?

      陈露:冬季项目的开展与我国经济发展情况不可分割。现在所有冰上项目大都是在室内进行,其实与天气、地域没什么关系,任何地方只要能建冰场就可以开展冰上项目,主要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有关。

      在公益活动中,我经常会发现一些很有天赋的乡村孩子:第一次上冰就能滑,教他几个动作也做得有模有样,而且身材、外形条件也非常适合练花样滑冰。如果地方上有这样的经济条件,加上我国人口基数大,未来全国冰雪运动挖掘人才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新京报:近年来你也常参与公益活动,你认为体育能为孩子们带来什么?

      陈露:从我国发展情况来看,大家越来越关注这些欠发达地区孩子们的生活、学习情况,也愿意帮助他们。当然我们很难做到尽善尽美,但我们可以尽量去帮助他们增加对冰雪运动的认知度,在体育设施越来越好以后,让他们能有机会参与到这项运动中。

      我国的花滑男单运动员金博洋是第一个在一套节目中完成四个四周跳的选手。这一跳震惊世界,也使更多选手放开胆子、打破思想上的局限——原来人类是可以做到这个难度的。——陈露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

    【责编 付亚男】
    微信 扫一扫 关注《延吉新闻网》公众号
    延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延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延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延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更多活动新时代文明实践

    色噜噜狠狠综合在爱,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yau,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专区,欧洲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